当《消逝的光芒2》照进《地平线西之绝境》,我只想逃跑

当《消逝的光芒2》照进《地平线西之绝境》,我只想逃跑

你说欧美游戏,一届一届一届换了多少个女主角了。换汤不换药啊,我也有理由说,我玩的游戏中女主角是什么样,我玩《最终幻想7 重制版》的时候,女主角是蒂法啊,你这批人是什么人啊,你叫我玩,欧美游戏女主角现在什么水平,就这么几个女主角,你拉万什么都在当女主角,她能当吗!当不了,没这个能力知道吗?再下去要换《地平线》特洛伊了,特洛伊换完再换啥,接着就没人换了。——范志毅采访之玩家版

当我从《对马岛之魂》告别了境井仁归来后,来到了《女神异闻录5S》的涉谷。尔后,随着Joker一行青春靓丽的高中生后日谈故事结束,我迎来了《最终幻想7 重制版 INTERmission》。在分别和蒂法与尤菲在神罗的公司七进七出后,我开启了《破晓传说》。最后用剑与魔法拯救那片被奴役的大陆后,我来到了《十三机兵防卫圈》。

FF7的女主角们

上面一段话提到的每一个游戏,我都达成了白金成就,也是他们陪伴我从2020年年末,走过2021年全年。如今回顾起来,依然觉得十分美好,2021年游戏因为疫情原因,并没有发售太多3A大作,能在疫情全球肆虐的年份,玩到如此优秀的作品,实属不易。这些作品之中,哪怕是被吐槽便秘脸的《对马岛之魂》,至少也挺符合镰仓幕府时代下,一个日本最边缘小岛的人设。(PS:甚至我觉得游戏中的女角色“巴”,还挺好看)或许是被日厂宠了太久,我似乎渐渐忘记了欧美游戏那些总能令人面容拧巴的女角色们。

然而,到了大作井喷的2022年,我终于回想起了被支配的恐惧,没有错,它来了,它来了,它带着僵尸走来了,欢迎来到,2022年开年大作《消逝的光芒2 人与仁之战》。

消逝的光芒2 人与“人”之战

《消逝的光芒2》中,在我遇见拉万(Lawan)的时候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她竟然会是女主角。这已经是超越了美与丑的人类审美标准,更加接近于是否返祖现象过于强烈,让她直接跟猩猩猿猴这类动物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整个脑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椭圆形,双颊在说话时类似于猿类动物一般凹陷进去,仿佛一把在寝室阳台晾晒太久,拖完蓝墨水导致些许染色的拖把一样的发型。

瞧瞧我都触碰了些什么?

如果我有罪,请用法律来惩罚我,而不要让我玩的游戏中女主角成这个雌雄莫辨,人畜不分的样子!!这建模简直丑到邪乎!!这世界上有没有超级英雄我不知道,或许每个人都是超级英雄,Nexus站,有一位超级英雄站了出来,上传了他制作的女主角美化Mod。

N站美化Mod

该Mod的推出,就像马太福音之于基督徒,大乘佛法之于苦行僧。得到了救赎的玩家不经从内心发出赞赏:谢谢你,Mod侠!哪怕美国的“贴吧”Reddit有些许质疑的声音,指责玩家不应该修改女主外貌。但是该MOD依然做到了全N站《消逝的光芒2》版块Mod下载量第三名,除却开发者工具等功能性MOD外第一名。我想,这应该就是玩家的心声,这就是属于玩家的超级英雄!

有时候,生活似乎喜欢给你来点黑色幽默,就像西游记的那首主题曲《通天大道宽又阔》中所唱的歌词:“刚擒住了几个妖,又降住了几个魔,魑魅魍魉它怎么就这么多”。这不,2月18日解禁的《地平线·西之绝境》,魍魉又一次对我重拳出击。

《地平线西之绝境》女主角

《地平线》一代中,Aloy是……长这个样子的么?我不确定是不是我的记忆美化了过去,不过显然一代的时候,我并没有如此惊悚的感觉,就挺像欧美随处可见的普通女孩,坚强且善良,勇敢的进入一片机械丛林,揭开沉睡的秘密。而二代的Aloy,除却更像大妈以外,这奇怪的窝瓜脸型,让我想起了《植物大战僵尸》,就那个能一屁股坐死僵尸的神器。

Aloy与她的脸模Hannah Hoekstra

令人津津乐道的是,Aloy所邀请的脸模。是荷兰演员Hannah Hoekstra,按照普罗大众的审美来看,汉娜就算没有达到加尔盖朵那种沉鱼落雁,也至少是个出水芙蓉的小清新文艺范。怎么都跟窝瓜脸扯不上关系吧?这反向整容手术真的不是为了刻意迎合某些群体?

图中真的仅仅是一名少女

更令人郁闷的是SIE为了纪念亚洲版发售,公开的一组上市纪念贺图。

SIE贺图

请问SIE,这是某种欺诈宣传么?还是您也跟我手中这包红烧牛肉面一样,右下角写着“图片仅供参考”?不过《地平线西之绝境》除去女主角以外的质量也的确过硬,在PS5上呈现的效果令人惊艳。SIE,你值得更好的玩家评分,你懂的……

这河里个锤子

这里是游戏人间理想国,一个在碎片时间之中,给您提供摸鱼的小地儿,点击关注,一起看看游戏界更多的趣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