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软色情“补丁”荼毒中国独立游戏

【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报道/自2015年左右,有着擦边球内容与国人画师噱头加持的《NEKOPARA Vol. 1》大受欢迎以来,国内向来小众的Galgame热络不少,“艹猫”一说蔚然成风。时至今日,该系列第4款产品仍占据了Steam国区6月销量榜第20名,而根据SteamSpy的数据,截至发稿前,4部NEKOPARA全系列的销量预估在142万份。如果不考虑打折因素,并保守以国区较低的价格计算,NEKOPARA全系列销售收入为4100万人民币。

因此不少独立开发者动了灵活心思,也搞起了软色情门道。

由于Steam明确表明禁止色情内容,所以后继许多模仿者都采用了《NEKOPARA Vol. 1》式的全年龄版本上线Steam,再通过网络渠道释出“和谐补丁”的方式吸引玩家,较为知名的有争议颇大的国产开发商SakuraGame,同样根据SteamSpy的数据,SakuraGame旗下5款软色情游戏共计销出41万份,按国区较低的价格综合计算也有468万元的销售额,对于独立开发者而言是足够刺激神经的数字。因此在近期,这一风气愈演愈烈,有开发者甚至更进一步,直接将补丁暗藏在游戏本体当中。

7月3日,一款名为《To The Light》(走向光明)的国产ACT游戏上线Steam,游戏使用RPGMaker制作,显得略有些简陋,不过乍一看支持27国语言阵容豪华,原因是开发者主打特色便是鼠标操作和没有任何对话和文字,算是取巧的一面。同时在Steam商店页面的更新新闻中,开发者大大咧咧地直接提到了有关“和谐补丁”的内容,并暗示玩家“玩到了那些CG 就知道了”,比利用Steam防范漏洞、暗中偷偷放出补丁的开发者大胆不少。

单纯看宣传视频,或许还难以定性,但其他的宣传图片则十分露骨,皮肤裸露面积严重超出一般认知水平。游戏介绍也明显表明,这是一款以卖CG为目的,打着黄油(黄色游戏)旗号聚拢人气的软色情游戏。

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该款游戏制作商和发行商之一的zov game studio,去年6月也在Steam推出过一款名为《恶魔迷宫》(Evil Maze)的类似风格游戏,不过在当时还是采用本体阉割,放出补丁让玩家自行操作解锁成人向部分的方式。足以发现,制作销售软色情游戏会让开发者食髓知味。

对软色情缺乏警惕的独立开发者易自毁前程

二次元越来越普及后,其附属品之一,同人文化也慢慢走至台前。在日本,漫展会有独立的同人社团,向参展者兜售带有成人向情节的漫画和其他作品。而国内同人画师也常常出了兴趣爱好等原因,在网络上展示自己创作的成人向擦边球画作,像《NEKOPARA Vol. 1》的开发者也是一名已定居日本的国人画师。

由于画师网上贴图属民间个人行为,载体的微博等平台,本身也具有一定的自律能力,在影响不大情况下,监管部门少有劳师动众。但这并不意味着软色情内容可以高枕无忧,一旦上升到商业行为利用色情内容获利,就逾越了雷池。无论是制造、贩售还是传播色情内容,在我国都属于违法行为,开发者抱有侥幸心理,投机色情或软色情内容都是极不可取的。

国内某知名游戏站点在2004年就曾因传播贩售海外色情游戏而被查处,网站实际管理者也锒铛入狱,幸亏之后及时摒除色情内容转型,才得以存续。

另外除少数网站尺度较大,一直以来国内开发者对于色情内容不可触碰的底线都能拎得清。而随着Steam等全球性平台兴起,加上许多“曲线救国”展现软色情内容的游戏大卖,为被忽视的国产独立游戏提供了生长的环境。

在没有良性指引,以及部分开发者太过于能钻营的情况下,国产Galgame中软色情的滥用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。其根源在于国内许多独立游戏开发者缺乏基本敬畏、以及对成人题材的警惕,认为小圈子范围内自嗨并不会引起监管部门重视。如果真的被举报查处导致入狱,对于开发者前程的打击是毁灭性的,到时后悔也莫及了。

问题加剧或冲击整个行业良性环境的延续

滥用软色情内容,除了是开发者对自身前程的不负责,同样还可能导致毁掉整个市场。众所周知,Steam在国内属于游离在监管之外的状态,不少玩家和部分开发者先入为主的认为,这是一片法外之地。但实际上,无论平台提供商、或是游戏开发商位于何处,只要产品在国内贩售,就要受到国家法律的约束。

一个海外的事例是,Steam平台所有者Valve公司就在2016年12月份,因未按澳洲当地法律提供退款政策,被澳大利亚联邦法院裁定缴纳300万澳元,折合人民币1548万元的罚金。虽然V社抗辩称Steam并未在澳大利亚开设服务器和办事机构,但审理此案的法官认为,只要将游戏商品销售给澳大利亚消费者,Valve就必须遵守澳大利亚的法律。

可以见得,游戏产品该不该遵循一国的法律并非以平台或开发者的位置所转移,而是其产品销售目的地决定的。游戏在哪国销售,就处在该国法律的约束之下,也就意味着软色情游戏在国内,就有被监管部门发现查处的风险。

另外有一种说法是,中美两国同为世界贸易组织(WTO)成员国,Steam上销售的游戏是在WTO框架下我国所明确承诺的合法跨境小额软件销售,不需要额外审批。但无需审批并不意味着可以无视法律,同时肉身处在国内的独立游戏开发者,更无法藉由海外平台跳出监管。

最坏的情况下,以目前国产Galgame中普遍存在的软色情情况来看,如果引起监管部门足够的重视并集中整治,会不会导致打开对Steam平台监管的口子,甚至是直接封杀,都没有人能预知。

根据本月初Valve在荷兰一场独立游戏展览会上公布的数据,Steam已经成长为6700万活跃用户的大平台,最高同时在线达到1400万。此外,以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为代表的亚洲区也成为Steam第三大销量贡献地。前文也有提到,Steam的出现与兴起,为国内独立游戏提供了一片较好的生存土壤,玩家多元习惯的被培养起来,对于国内单机游戏孱弱现状起到了良好的提振效应。

对于许多独立开发者来说,Steam意味着更加多元化的可能与更多的机会,但无论市场多大,玩家的关注度总归是一个有限的数值,如果打着软色情的外皮就能够畅销,对于真正做好游戏的开发者是不公平的。久而久之,低质量但有色情噱头的游戏劣币,慢慢会驱逐用心在玩法画面上精进的游戏良币。人生苦短,为什么不多点真正有趣的游戏。国内独立游戏并非没有佳作,没有必要靠低俗的方式来吸引玩家。

中国独立游戏的发展之路,好容易看到一点光芒,但愿不会因为软色情的噱头而再次熄灭。